大学教育网

所有学科可以分成三大类自然科学社会科学人文科学

每日经济新闻
导读 新文科之新不仅是新旧、新老的新,更是创新的新。换言之,不仅是形容词的新,更是动词的新(创新)。唯如此理解,方能把握新文科的本质和核心

新文科之“新”不仅是新旧、新老的“新”,更是创新的“新”。换言之,不仅是形容词的“新”,更是动词的“新”(创新)。唯如此理解,方能把握“新文科”的本质和核心要义。以下从论域拓展、价值重塑、话语主导、交叉融合、研究范式这五个维度,阐述新文科之“新”。

新在“论域拓展”

新文科的论域包含内涵和外延。我国的学科门类现已拓展为14个,除了大家熟知的文学、历史学、哲学,经济学、管理学、法学,理学、工学、农学、医学,以及教育学、艺术学、学这13个学科门类外,近期又新设置了“交叉学科”门类。新工科、新医科、新农科分别属于工学、医学、农学中单一的一个学科门类,新文科则不然,包含8个学科门类:文、史、哲,经、管、法,教、艺,其中,文、史、哲是基础文科,经、管、法和教、艺是应用文科。因此,新文科的外延和范围拓展了。

一般而言,所有学科可以分成三大类:自然科学、社会科学、人文科学,三者分别以“物”“事”“人”为研究对象,追求物理要“对”、事理要“明”、人理要“通”。由上陈述可知,新文科涵盖人文科学和社会科学两大类,可谓三分天下有其二,再次说明新文科范围之博大。之所以强调“物”“事”“人”三类研究对象,就是要揭示新文科内涵的根本因素——人。人文科学直接研究“人”,社会科学虽然研究的是“事”,但事因人而起,天下无无关人之事,因此其本底还是“人”。

不过,现在除了“碳基”生命,“硅基”生命的代表之一智能机器人,正在对“人”的概念产生新的影响,人工智能亦大行其道。2011年,库兹韦尔(Ray Kurzweil)在《奇点临近》(The Singularity is Near:When Humans Transcend Biology)一书中,就把人工智能的发展历程分成“弱”人工智能、“强”人工智能和“超”人工智能三个阶段,他甚至大胆预测,到2045年机器人智力将超过人类。2017年11月29日,名为“索菲娅”的机器人“公民”在沙特阿拉伯横空出世。索菲娅是人类历史上第一个成为一国公民的机器人,沙特还给“她”颁发了居民身份证。作为以研究“人”(及其相关的事)为对象的新文科,由于“人”的形态出现了新的变化,其内涵也将随之拓展并极大丰富。

新在“价值重塑”

文科与自然科学都注重知识性、学理性和学术性,但文科还必须关切并体现价值性和思想性,价值性、思想性和知识性、学理性相统一是哲学社会科学的命脉。一般而言,自然科学注重工具理性,文科则注重价值理性。众所周知,工具理性具有客观性、普适性和普遍性;价值理性则具有主观性、民族性、历时性、理念性和意识形态性。新文科的着力点需从探讨人文社科所涉对象的规律性,转向对社会价值观的重塑;需注重揭示理性背后的正当性和正义性,弘扬知性美德和善意,为理工科乃至为国家和社会提供思想指引与价值选择。

价值重塑,需要重塑人和自然的关系。长期以来,人类不自觉地奉行“人类中心主义”,一味地向大自然索取,爱惜地球家园及与自然和谐共生的意识淡薄。殊不知伤害人类的,终究是人类自己。大自然对人类的馈赠再丰厚,也取之会竭、用之会尽,人类必须懂得尊重大自然,若索取无度,终将遭到大自然报复。因此,必须重塑人与自然相互依存的关系,以实现包容性发展、绿色发展和可持续发展。

价值重塑还需要实现人与技术的“和解”,找回人类的“意义世界”和“价值空间”。比如,当今物联网、人工智能、区块链等技术的飞速发展,虽迎来第四次工业革命的曙光,但也让一些人再次陷入(理性)自负。现实生活中理性退化为算法和计算,计算甚至蜕变成算计。个人的生活与行动也极可能被日益强大和精准的算法所主导甚或“绑架”。由此推论,当新科技革命和产业革命在大力推动社会发展的同时,附加带来的环境、生态、伦理等风险,以及个人精神迷失、信仰空缺和意义危机等问题,这些都亟待通过新文科实现价值重塑。

新在“话语主导”

若用大时间尺度看世界历史,以为首的东方文明一直遥遥领先,思想、科技、制度均在西方之上。但是从15世纪开始,西方文明迅速发展并日益取得强势地位。

新文科应助力文科转向话语体系主导之下。改革开放四十年创造了举世瞩目的经济奇迹,也产生了与之相匹配的重大经济理论和具有世界影响力的重量级学者群。新文科要讲好国家经济社会发展奇迹背后的原理、道理、学理、哲理、法理和事理,为世界知识界、思想界、学术界贡献学术新知,为推动人类命运共同体构建贡献智慧、方案和力量。

这些年来,经济管理学界逐步完成国际接轨,大批学者已经快速学习并掌握了西方规范化的研究方法。当下,本土学者最应该做的就是扎根经济管理实践,充分利用改革开放四十年日新月异的管理变革和正在经历的“百年未有之大变局”,通过问题导向捕捉管理变革中涌现的新问题和新机会,深刻反思本土情境对于学术研究的意义和价值,揭示经济快速发展的理论逻辑和实践规律,进而兼收并蓄,构建具有原创性的经济管理新理论和新思想,创造具有特色、世界意义的新方法和新范式,这应是新文科的一个重大使命。

新在“交叉融合”

学科交叉和科际整合,已经成为推动学科建设的重要手段。新文科的交叉融合主要体现在:传统文科自身交叉融合(文史哲不分家);传统文科与社会科学交叉融合,其代表是PPE,即哲学(P)、政治(P)、经济(E)“三位一体”;文科与工科交叉融合,如能源与气候经济、设计艺术哲学、新媒体;文科与医科交叉融合,如生命伦理学、医学信息学、健康管理;文科与农科交叉融合,如可持续发展与乡村建设、生态文明建设与管理、农业经济学;文科与理科交叉融合,如计算法学、大数据管理与应用、金融科技、商业智能,等等。“新文科”要突破“小文科”思维,构建“大文科”视野。

仅以财经为例,现在财经研究除了利用数学、系统科学、运筹学、数理统计学、计算机科学和数据科学之外,越来越多地综合利用经济学、管理学、法学、哲学、伦理学,以及社会学、行为科学、脑科学、神经科学、认知科学、心理学、认知心理学等学科。实际上,商业分析(BA)和商业智能(BI),就是集商业管理、统计学、计算机科学于一体的商科与理工科紧密交叉综合的产物。

国家科学基金会(NSF)的社会行为经济(SBE)学部,在2010~2020年学科发展战略报告《Building the Mosaic》指出,未来10年学术研究特点是:数据密集(Data-intensive)、跨学科(Transformative)、强合作(Collaborative)、问题驱动(Problem-driven)。这四大特点都指向SBE的交叉融合:数据密集(泛在)自不待言,跨学科和强合作几乎就是交叉融合的同义语,而问题驱动则是倒逼交叉融合,因为没有哪一个问题是某个单一学科的问题,必须打破学科壁垒,综合考量、协同施策,方能解决问题。

新文科的最大特点是文理交叉。在方法论上,传统的人文社科方法,应转向运用现代科技、信息技术和人工智能,特别是要运用算法,将文科的定性方法与定量方法相统一,彰显新文科的科学性。计算社会科学(Computational Social Science,CSS)就是用计算手段来研究社会科学的一门交叉学科,旨在打造“数智人文”。随着信息文明时代社会科学知识生产、知识创造与信息技术的深度融合,计算机科学、数据科学、信息科学与社会科学交叉融合的发展趋势愈发鲜明,将井喷式地出现计算传播学、计算新闻学、计算社会学、计算经济学、计算金融学、计算管理学、计算政治学、计算行为学、计算心理学、计算语言学、数字情报学、数字人类学、人工智能法学等新兴学科。

新在“研究范式”

新文科研究范式将不断丰富。

以管理学为例,一是基于哲学、心理学、经济学、伦理学等学科,以概念抽象、学理思辨及逻辑演绎为主要特征的规范性研究;二是基于社会学、行为科学等学科,以实验研究、预测研究、案例研究、经验分析、田野调查、随机实地实验(Random field experiment)等为主要特征的实证研究;三是基于系统科学、运筹学、数理统计学、数据科学和大数据技术、聚类分析、人工智能(AI)等学科,以数学建模、模拟仿真、数据挖掘为主要特征的量化研究。实际上,根据图灵奖得主Jim Gray的观点,科学研究经历了从“实验归纳”,到“模型推演”,再到“仿真模拟”的三次范式革命,现在方兴未艾的“数据密集型科学发现(Data-Intensive Scientific Discovery)”正是演进中的第四次范式革命。

得益于脑科学、认知科学、神经科学、认知心理学、认知神经学等学科的飞速进步,我们现在已知“前额叶”成熟需要大量复杂的学习与综合训练,这些学习与训练的程度、方式与强度对前额叶成熟程度有重大影响。而且,前额叶成熟指标(理性)涉及注意力集中程度、组织思想解决问题、思考与预期未来、战略与计划、平衡长短期目标为长期目标延迟短期享受、根据情景调整行为,以及管理情绪控制冲动、处理复杂信息同时执行多项任务、学习适当社会行为和抵制不适当社会行为等。这些认知对企业管理、战略管理和人力资源开发大有裨益。一般地,综合应用上述多学科知识,无疑可以为新文科打开一片新天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