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教育网

积极推动汉语纳入世界各国国民教育体系积极参与全球教育治理

中国教育新闻网
导读 十四五期间,以高水平教育对外开放提升我国教育软实力,将成为我国教育对外开放的主旋律。我国要优化出国留学结构,提升出国留学效益和服务

十四五”期间,以高水平教育对外开放提升我国教育软实力,将成为我国教育对外开放的主旋律。我国要优化出国留学结构,提升出国留学效益和服务水平;打造国际留学中心,提升我国教育国际影响力;引进优质教育资源,提升中外合作办学质量;稳妥推进境外办学,推动我国教育走出去;完善中外人文交流全球布局,提升我国教育亲和力;创新汉语国际教育,积极推动汉语纳入世界各国国民教育体系;积极参与全球教育治理,扩大我国教育话语权;完善国际教育援助机制,探索国际教育援助新模式;扎实推进“一带一路”教育行动,构建教育对外开放新格局。坚持实施更大范围、更宽领域、更深层次对外开放,通过实行高水平对外开放开拓合作共赢新局面。

[关键词]教育对外开放;教育软实力;“十四五”

近年来,教育软实力逐渐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之一。软实力的概念是上世纪90年代初由哈佛大学教授约瑟夫·奈(Joseph Nye Jr.)提出的。按照奈的说法,软实力是一种通过让他人做你想做的事情而获得预期结果的能力。它是一种通过吸引而非强迫获得预期目标的能力。[1]与通过或经济力量强迫或收买的手段来实现自己所愿的硬实力不同,软实力是通过影响、说服、引诱和吸引等方式,让他国默许或模仿本国而获得预期结果的能力。软实力的概念被应用到教育领域,就有了教育软实力的概念。所谓教育软实力,是指一个国家教育发展所形成的对他国的吸引力和影响力,主要表现在他国认可和模仿该国的教育理念、教育制度和教育政策等,愿意到该国工作和学习。教育软实力涉及到教育理念、教育制度、教育政策、教育文化、教育创新、教育传播等多种因素,它建立在教育投入、教育规模、教育产出等“硬基础”之上,也有赖于教育对外开放“软基础”的助力。“十四五”期间,我国将坚持实施更大范围、更宽领域、更深层次对外开放,通过实行高水平对外开放开拓合作共赢新局面。在教育领域,高水平教育对外开放将成为我国教育对外开放的号角,以高水平教育对外开放提升我国教育软实力,将成为我国“十四五”时期教育对外开放的战略目标之一。

优化出国留学结构,提升出国留学效益和服务水平

出国留学工作是我国教育对外开放的重要措施,据统计,1978年至2019年年底,我国各类出国留学人员累计达656.06万人,2019年度我国出国留学人员总数为70.35万人,[2]继续保持世界上最大的留学生生源国地位。出国留学工作不仅为我国培养了一大批高水平国际化专业人才,而且大批留学人员在国外学习,本就体现了我国的教育软实力;留学人员在国外讲述故事、传播文化,也成为我国教育软实力的重要建设者。

在“十四五”时期,稳妥推进出国留学工作,提升出国留学效益和服务水平,仍是我国高水平教育对外开放的重要内容。我国要充分发挥政府奖学金的引导和辐射作用,利用国际优质教育资源培养国家急需人才和高层次人才;创新和完善公派出国留学政策,加强对自费留学人员的服务、管理和奖学金资助,加大向“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派遣留学人员的力度;规范留学市场,充分发挥政府与高校官方网站对自费留学规划的引导作用;完善留学安全服务与管理机制,建立健全能够及时应对各类留学安全问题的留学安全评价和预警机制;完善留学回国人员的就业创业机制,鼓励留学回国人员创办企业和项目,鼓励引导留学回国人员到二三线城市就业创业;建立健全留学事业发展数据统计、研究、发布、决策机制,建立准确、严肃、权威、高效和公开的出国留学人员信息统计和发布系统。

打造国际留学中心,提升我国教育国际影响力

在出国留学事业蓬勃发展的同时,我国的来华留学事业也稳步推进。2018年共有来自196个国家和地区的492185名各类外国留学人员在全国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的1004所高等院校学习,[3]我国继续保持世界第三大留学目的地国的地位,有效提升了教育的国际影响力。

在“十四五”时期,做强“留学”品牌,提高来华留学教育质量,打造国际留学中心,应该成为我国来华留学工作的基本思路。我国要继续实施“留学计划”,打造来华留学重点项目和精品工程,做强“留学”品牌;落实《来华留学生高等教育质量规范(试行)》,出台来华留学质量认证标准、预科教育标准以及各类专业教育标准,完善来华留学质量标准体系;鼓励第三方行业组织对来华留学开展质量认证,建立健全质量保障机制,完善监督和问责机制;加强来华留学示范基地建设,推进英语授课品牌课程,积极发挥示范基地和品牌课程的引领作用;更好发挥奖学金的引领作用,优化来华留学区域结构,加强国外杰出人才培养;完善来华留学管理,逐步实现来华留学生与我国学生的趋同管理;提升来华留学服务水平,完善来华留学生勤工助学和优秀毕业生就业制度。

引进优质教育资源,提升中外合作办学质量

引进外国优质教育资源的中外合作办学,是我国教育事业的组成部分,也是我国教育对外合作与交流的重要形式和提升我国教育软实力的重要途径。“十三五”期间,教育部共审批和备案中外合作办学机构和项目580个,其中本科以上356个。截至2020年底,我国现有中外合作办学机构和项目2332个,其中本科以上1230个。[4]

在“十四五”时期,进一步引进优质教育资源,提升中外合作办学质量,将是我国中外合作办学工作的政策走向。我国要坚持中外合作办学的初心,按照国家发展战略和地方经济社会发展需要,重点布局国家和地方经济社会发展急需的紧缺学科专业,以及与国家优先支持的基础研究和前沿技术领域、战略性新兴产业密切相关的学科专业;将高水平中外合作办学纳入教育现代化区域创新试验规划,支持建设一批高水平示范性中外合作办学机构和项目,鼓励在我国西部地区、边远贫困地区开展中外合作办学;吸引世界一流高等学校和职业学校、研究机构来华建立分支机构,成建制引进一批境外优质教育资源,探索中外合作办学新途径、新模式;建立合作办学成功经验共享机制,突出高水平中外合作办学机构和项目对学校教学改革的推动作用。

稳妥推进境外办学,推动我国教育走出去

在引进国外优质教育资源的同时推动教育走出去,既是我国推进“一带一路”建设和企业走出去的需要,也是扩大我国教育的国际影响力,增强我国教育软实力的要求。到2019年,我国共有2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的84所高校开展海外办学活动,海外办学机构和项目共有128个。[5]在2016年-2020年间,我国已在全球17个国家建成18个“鲁班工坊”。同时,随着2020年教育部首批海外国际学校试点学校开学,特色海外国际学校建设走上快车道。

在“十四五”时期,我国要继续稳妥推进境外办学,推动我国教育走出去。我国要完善境外办学管理办法,在境外办学经费、资源运转、教师遣派等方面提供政策支持;积极推动应用型本科、职业院校配合我国企业走出去,积极推动高水平中小学走出去,建设特色海外国际学校,分享我国基础教育的经验,解决海外人子女的教育问题;扩大在线教育国际辐射力,支持各级各类学校和机构开发具有特色和国际竞争优势的专业课程、教学管理模式和评价工具;加强高校境外办学质量评估,完善境外办学质量保证体系,建立风险管控机制,促进境外办学健康发展。